反腐败必须警惕的十二种言论
2007-06-21 20:07  纪检委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指出:“党越是长期执政,反腐倡廉的任务越艰巨,越要坚定不移地反对腐败,越要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的能力。”我们看到,在坚定不移地反腐倡廉的同时,我党也面临新的挑战和新的阻力。目前,针对反腐败斗争,在少数党员干部中流行种种似是而非的怪论,颇具迷惑性,必须加以澄清。  

功臣论。云南红塔集团原董事长褚时健、湖南涟源钢铁总公司原负责人宋焕威等人,曾为企业或地区发展作出巨大贡献,于是认为私分“一点点”单位财产就被抓,就是不念旧情,就是抓功臣。对此,笔者认为应该辩证看,功是功,过是过。有功,党和人民会给予荣誉;有过、甚至犯罪,纪检、执法部门将严惩不贷。共产党人立党为公,党员绝对不能以“功”谋私。

影响稳定论。有人认为采取严厉措施打击腐败会影响一些干部的工作积极性,影响稳定。说到稳定,笔者不禁要问,是谁的稳定?是哪里的稳定?长远稳定要不要?有了腐败分子腐败行为的肆无忌惮,就没有国家的稳定、人民的安乐。

转化论。有贪官认为反腐败是一种变相的政治斗争、权力斗争,你腐不腐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人要整你。这是一种典型的转移焦点的狡辩,但无论怎样狡辩,也掩盖不了腐败者腐败的事实和本质。可以这样说,腐败是腐败者的墓志铭。

弱者论。有人认为,腐败分子被揪出来是其“上面无人、关系不硬”的结果。相当一些腐败者在被查处之前是强势而嚣张的。但中央早已明确强调,反腐败不论涉及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慕绥新、李真等人在案发之前是何等威风,最终不也被绳之以法了吗?

有益论。居然有个别学者认为腐败是发展的润滑剂,赞同适度的腐败对经济发展有利。笔者认为此观点荒谬。正如同长期依靠杜冷丁止痛一样,止住了身体的痛,却落下了精神上的毒品依赖症,破坏了身体的内在平衡。在拉美地区,恰恰是“适度腐败”观点导致今天一些拉美国家的迟滞不前,无法建立良性而有活力的运转机制,形成“拉美病”。陈同庆(广东省湛江市委原书记)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之后的湛江,许运鸿(浙江省宁波市委原书记)因犯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之后的宁波,胡建学(山东省泰安市委原书记)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死缓之后的泰安,石兆斌(福建省厦门市委原书记)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之后的厦门,都走上了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可见,应对沉疾固疴,只有刮骨疗毒方是上策。

无关论。相当一些基层党员群众认为,腐败与己无关。对此,我们应确立正确的公民观念,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反腐败是每一个公民的责任。那些勇于举报贪官的人都是值得钦佩的。

优秀论。有人认为一些腐败分子开始还都是有所追求、有所贡献的,因此腐败是当前社会“强者的游戏”,“你没本事,还没有资格腐败呢”。我们看到,被查处的贪官确有一些是“年富力强者”——河南省交通厅原厅长张昆桐案发时才38岁;广西玉林原市委书记李乘龙案发时是广西最年轻的市委书记;河北国税局原局长李真,曾是河北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我们党用人的标准是德才兼备。品性不坚定者,经不起社会大熔炉的锻炼,爬得越高,跌得越惨。对上述诸人不能惺惺相惜,可悲的结局也是他们的人生必然。

肥猪论。据报道,某镇选举,村民却不肯把现任的腐败领导换掉。问其原因,答曰:“他们这些腐败的领导,就好比一头已经吃饱了的肥猪,再吃也吃不到哪里去了。如果再换新的领导,这些新领导就好比瘦猪,又需要一个养肥的过程,所以我们宁愿不换领导。”透过这荒唐的回答,有些人或许忘了,“贪得无厌”是腐败分子的本性,谁说“肥猪”比“瘦猪”吃得少?

火坑论。某官员经安排出任一重大公共建设项目总经理,管理资金几百亿元,但最终没有经受住诱惑而被查处。他说:“我一开始并不想往这个火坑里跳,是组织上的意思。现在出了问题,组织上不仅不管我,反而把我上纲上线,这不是整我吗?”有道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火坑论者是把腐化堕落的责任推卸给外在因素,其实是他们自己丧失政治信仰、不廉洁自律的结果。

臭豆腐论。有人认为腐败现象就像臭豆腐一样“闻着臭,吃着香”。这种观点是把国家公权力庸俗化,把人性的阴暗面绝对化,无视更多的党员干部的廉洁自律。这种人表面上对腐败深恶痛绝,内心却羡慕无比,是非常危险的。

常态论。这种观点认为,在现代化建设的初期,权力与致富的机会与空间不断扩大,而制度与道德观念跟不上,必然会发生腐败。腐败现象是生长在共和国肌体上的毒瘤,一定要提高警惕,花大力气抓紧治疗。

人情论。有些官员认为,逢年过节的人情礼金,不是贿赂,难以拒绝。要知道,领导干部收到的每一份礼金背后绝对隐藏着一个特别的目的,因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馈赠。

笔者以为,持以上错误观点的人只看现象不看本质,只看局部不看全局,以抽象的人性论模糊了腐败分子贪婪的本质,将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宗旨庸俗化。这些错误观点无异于姑息、同情腐败分子,将极大瓦解反腐败成果的积极意义,抵消反腐败的警示作用,同时也将导致群众对腐败现象的模糊认识。应该说,驳倒上述错误观点并不难,也很有必要。这就需要我们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文章来源:检察日报  

 

关闭窗口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 您是第 71415 位访问者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音乐学院网络中心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