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反腐倡廉教育规律的新探索与新举措
2011-11-25 23:00  

胡锦涛总书记在2011年“七一”重要讲话中指出,我们党“面临许多前所未有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外部环境考验是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精神懈怠的危险,能力不足的危险,脱离群众的危险,消极腐败的危险,更加尖锐地摆在全党面前”。笔者认为,在新形势下,面对“四大考验”、“四个危险”,从多角度探索反腐倡廉教育规律,并采取相应的新举措,具有十分重要意义。  

一、从“七个视角”探索反腐倡廉教育规律  

  教育学视角。从教育特点上看反腐倡廉教育属于“德育”范畴,它注重人思想品德的塑造,是一种行为习惯养成教育。同时是一种揭示“知、信、行”对立统一关系的教育,所以空洞的说教其教育效果不好。从教育本质上看,其教育主要是培养受教育者用权的廉洁性,以手中拥有权力者为主要教育对象。从教育目的上看,以情感教育感化受教育者,旨在达到“润物细无声”的教育目的。从教育文化学上看。应当充分应用濡化原理与涵化原理,将廉洁的价值规范和思想观念有意识传递给领导干部或年青一代。以便形成原初的信仰,同时也将清正廉洁、奉公守法的行政理念贯穿到领导干部的思想行为中去。从解决实际问题上看,教育的终极目的是要解决问题,反腐倡廉教育规律应当是将教育与解决群众最关心的实际问题结合起来。  

  经济学视角。从经济学角度看,个人的腐败决策,取决于个人对腐败经济利益的估价,而利益预期是由成本预期和收益预期共同决定的。预期收益大于预期成本时,腐败有利可图,腐败的欲望强烈;当预期收益小于预期成本时,腐败得不偿失,出现不想腐。而个人价值取向的形成,源于两个方面的力量。其一是教育;其二是社会环境潜移默化影响。就现实状况而言,反腐倡廉教育主要是教育广大党员干部克己奉公、廉洁自律、忠诚党和国家利益;而我们的现实环境由于受市场法则的影响,市场法则无不在鼓励人们追求市场价值和个人的经济利益。这两者的博弈,使反腐倡廉教育理念在市场理念面前总是显得苍白无力。这正是我们过去通过反腐倡廉教育能达到理想效果,而今天的反腐倡廉教育乏力的主要症结之一。这并不是否定我们的反腐倡廉教育功能,而是说明我们未能从现实环境出发,找准反腐倡廉教育规律,并遵循变化着的反腐倡廉教育规律进行有效的教育。  

  社会学视角。从社会系统论出发,客观上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应当高度重视反腐倡廉教育工作,努力形成以党委宣传部门牵头,纪委宣教室参与、其他部门协调的大宣教格局。从反腐倡廉教育的特殊性出发,反腐倡廉教育要紧扣受教育对象的角色教育施教,对党员干部和普通群众进行职能角色规范,使其“在其位、谋其政”,并将廉政观念牢固树立在职能习惯中。  

  哲学视角。从新形势下四种矛盾运动,把握反腐倡廉教育规律新的发展方向。原有的行政道德体系与迅速变动的社会关系的矛盾。客观上要求反腐倡廉教育有义务对新的社会现象对受教育者做出诠释。社会主义道德观与各种腐朽没落道德观的矛盾。必须加强反腐倡廉教育正面灌输力度。反腐倡廉教育与消极腐败现象的矛盾。应当出现使受教育者达到“恐惧痛苦”的教育效果。内在规范与外在规范的矛盾。反腐倡廉教育侧重于道德规范的内在“自律”,而自律的作用往往源于心理成本的增加。要抓主要矛盾,要确立教育重点,包括重点人群、重点岗位、重点行业等。  

  历史学视角。从教育的非重复性看,反腐倡廉教育必须做到与时俱进,并结合客观实际做到“因人、因事、因地、因时”施教。从起伏性和阶段性特点看,腐败现象蔓延不是直线上升的,也不是和社会发展平行的,它具有起伏性和阶段性特点。这表明反腐倡廉教育是一个持续、连贯的教育过程,而且任重而道远,必须建立反腐倡廉教育长效机制。  

  法学视角。突出教育的针对性,区别不同对象和层次进行法制教育。以党员和领导干部为重点加强党纪国法教育,自觉养成遵纪守法的习惯,自觉地按照法律规定约束自己,依法行政。突出教育的实效性不能搞形式主义。法制教育要经常化、制度化,要注意运用典型案例,以案说法。  

  心理学视角。通过教育使广大党员干部把廉政心理外化为廉政行为;通过教育加强自省、自警和增强党员意识教育;通过教育培养民主心态。  

  二、把握反腐倡廉教育规律积极开展反腐倡廉教育  

  丰富教育内容。无论是物欲、权欲或是性欲,恶性膨胀必然具有邪恶性,这种恶性膨胀的欲望,一旦与缺乏有效监督制约的公共权利相结合必然产生腐败,这是腐败的形成规律。根据这一规律,在反腐倡廉教育中我们应当注重“三观”教育。首先,教育广大党员干部树立正确的金钱观。通过教育矫正超常的物质需求心态。其次,教育广大党员干部树立正确的权力观。通过教育要使每一位领导干部在灵魂深处建立对法律的敬畏感,主动清除错位权欲的毒素。再次,教育广大党员干部树立正确的性道德观。通过教育用性道德规范约束自己的思想和行为。通过教育培育高尚的情趣和爱好。  

  完善教育方式。通过“活动式”。从“看、听、说、干”入手,开展反腐倡廉教育。通过“情感式”。使反腐倡廉教育生活化、趣味化、人性化、情感化,收到春风化雨的良好效果。通过“文化式”。使受教育者在文化的熏陶下接受教育,在美的享受中得到启发。通过“科技式”。把教育融入科技之中,增强教育的现场感。  

  创新教育模式。实现“研修式”、“自学引导”、“网络指导”、“交流促进”、“分层教育”等教育模式创新。  

  构建保障体系。构建教育制度保障。加强反腐倡廉教育的组织、教育、宣传制度建设。构建培训制度保障。强化领导责任制、建立完善训用结合制度、建立教育培训研修假制度。建立健全教育经费保障。建立反腐倡廉教育专项经费制和专项经费投入的相关监督机制。建立教育队伍保障。要加快各类别、各层次反腐倡廉人才队伍培养。构建反腐倡廉教育人才培训标准及考核标准体系建设,不断完善反腐倡廉教育培训网络体系。实现反腐倡廉教育人才整合。  

  设置测评体系。建立自上而下的上级机关对下级机关的评价机制。建立自下而上的社会公众评价机制。建立同级部门的互相评价机制。建立教育主体内部的自评机制。建立专家和专门机关的评价机制。  

把握着力点。着力树立“大教育”观,使反腐倡廉教育进机关、进工厂、进社区、进农村、进学校、进家庭。强化“灌输”力度,在新形势下更好地发挥灌输理论对反腐倡廉理论教育的指导作用。增强教育的针对性,做到因人施教、因事施教、因时施教、因地施教。提高教育的实效性,在狠抓工作落实上体现实效性、在结合实际上体现实效性、在解决实际问题上体现实效性。  

来源:国家预防腐败局网站  


关闭窗口
 
 
建议使用IE6.0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 您是第 71415 位访问者
Copyright ©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天津音乐学院网络中心制作